忍者ブログ
I am missing someone who is missing me
カテゴリー
* 未選択(7) * 棉花云上的日子(9) * PIC OUT(5) * PIECES(7) * 算是文(1)
  プロフィール
HN:
NIJII
年齢:
30
性別:
非公開
誕生日:
1988/06/09
職業:
學生
  日历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链接自取处|Lost Sky_虹井
  最新CM
[05/03 P子]
[05/03 seizuna]
[03/10 青青]
[03/10 青青]
[03/10 青青]
  最新TB
(09/29)
(09/29)
  留声机=3=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10/23)
(10/23)
(11/01)
(11/02)
(11/04)
  我在悄悄记录你的脚印哦
  フリーエリア
[21] [20] [19] [18] [17] [16] [15] [14] [13] [12] [11]
2018/06/21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11/27 (Thu)
儿婿生日快乐。难得婆婆我也有动笔的时候你就消受着吧囧。
 
 
 
---------------------------------------------------------------

 
【プレゼント】
 
最近一个月基诺的表现都显得很奇怪。比如说在半夜醒来发现他不在身边,于是公务繁忙其实困得不行的ZERO不得不起身寻找,却发现他偷偷地躲在书房翻抽屉。问他找什么呢,他却不回答,只是打着哈哈糊弄过去了。再比如哪怕工作任务再繁重,晚上睡觉前基诺也会两眼有神地盯着朱雀似乎有什么想问,但是又什么都没说过。
 
算了,他不说就随他吧。抱着这样绝望的想法,朱雀陷入了睡眠。
 
---------------------------
 
“朱雀哥哥最近都没有精神呢,”娜娜莉关切地问;“是不是第三骑士住在隔壁,太过热闹的原因呢?”
ZERO整理着装的动作一僵,继而转头笑着说:“不,只不过他有开party的嗜好而已,但是房屋的隔音设施很好,对我的休息完全没有影响。娜娜莉不用担心。”ZERO一边继续整理衣领,一边在心里为自己对娜娜莉的善意谎言开罪。要知道告诉她这个可比告诉她造成自己睡眠不足的原因是“梦游症状”越来越严重的、其实睡在自己身旁的某个家伙要好得多。
 
自从半年前,前第三骑士要求继续担任骑士职务并提出要住进ZERO办公室以保卫新掌权者的安全以来,基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试图装出对朱雀不理不睬的闹别扭状态,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守护前后,却不和ZERO谈论工作以外的话题,也从没见过ZERO拿下面具的样子。朱雀觉得没有人整天趴在自己身上,没有人对自己烦,这样其实也不错。然后在一个月后的某天朱雀因为事务繁忙而病倒,基诺终于忍不住了,通宵陪在左右端茶送水。朱雀还记得半夜醒来的时候,微黄的灯光下只见基诺坐在床前,疲惫而宽慰的说“你终于醒了”。那一刻朱雀才明白“so-so”和“perfect”的差别。忍住快要流出来的泪水却只是问了句:“……不生气了?”基诺苦笑:“怎么可能不生气。丢下我自己去承担一切其实是逃避的行为。怎么可能不生气……”
 
“……那么你已经惩罚我一个月了。”
 
“……怎么觉得这惩罚对我自己的伤害更大些……”
 
之后基诺用了很多个月去向娜娜莉申请搬到ZERO住所的隔壁,理由是“可以24小时保护ZERO”,期间遭到修乃泽尔的强烈反对。但最终在ZERO本人的默许下,基诺在两个月前顺利进驻ZERO所住的房间隔壁。当然这间房间除了平日用来堆放杂物外从来没有被主人使用过这个事实,娜娜莉不会知道,修乃泽尔则是知道也没法改变。
 
开例行会议的时候朱雀听到开小差的女士们小声地议论:“不觉得基诺最近很精神么?肯定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啊~啊~~肯定是恋爱了!连走路的时候都会失神……”
呵,恋爱。怎么可能……
(要开始的话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想到这里的朱雀不禁微笑起来。不过他确实对基诺最近的反常很有兴趣,可能的话,从女性那里听到一些消息也是必要的。
 
 
 
“基诺说很期待收到什么生日礼物。”猛然递过来的橘子让朱雀差点叫出声来。
“阿、阿尼亚!”
诡计得逞的少女露出从前难得一见的微笑,用看似平静的但已经以前温和多的语调说道:“因为是复合后第一个生日,所以很期待。基诺是这么说的。”
“复合……”朱雀对于基诺用词的大条和微妙感到一阵无力,然后粉红色头发的少女问道:“礼物准备好了么?”
 
“呃……”挠头。
……“不问就是了。”
“谢谢……”朱雀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虽然隔着ZERO丑陋的面具,但阿尼亚一定能明白自己是在对她微笑。因为她也对着面具这边展露了自己的笑容。
 
“最近过得怎样?”把剩下的橘子放在一边,朱雀看向少女。
“也就如此吧。和……叔叔一起种橘子,过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平凡生活。创造更多真实的回忆。”
消除阿尼亚GEASS的时候,杰雷米亚发现阿尼亚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对于这种突发事件想来双方都不是那么适应,阿尼亚直到现在还没有办法开口喊父亲。不过两人的崭新生活显然正在步入正轨。
过去的记忆,即使被还了回来也会怀疑其真实性,那么就自己创造新的吧。无论如何现在的时光才是最为重要的。
 
送走了阿尼亚,朱雀拿着重重的橘子回到住所,基诺早就等在房里了,看到一眼就能知道来源的橘子,基诺抱怨阿尼亚为什么不来找自己。朱雀苦笑“前两天不是才见过面么给你橘子不要失落了”,基诺才接过那堆橘子然后帮朱雀准备晚餐。
 
坐下来共进晚餐的时候基诺终于开口问道:“最近的安排如何?”
朱雀喝了一口汤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大概是25号的种花联邦访问顺便参加神乐耶在朱禁城的订婚仪式,26号则有和日本方面的经济合作计划要谈虽然是经济方面但是因为项目庞大所以不得不出席。说完之后朱雀神态自若地看着基诺,对方等了半天不见他有继续说的趋势于是问:“那么27号是空闲的么?”
 
“当然不是。”朱雀瞟了他一眼。“有个演讲。”
 
“是么。”基诺耸肩,便没有再说什么。
 
于是27号早晨基诺醒来的时候发现朱雀竟然在他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起身离去了,床边只有一张小便条,上面有比便条更简漏的潦草字迹:“我先走了。生日快乐。”
 
翻遍了床头床尾,又跑去客厅桌上看,基诺都没有发现自己期望中的礼物或者其类似物。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稍显失落的基诺小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在乎么。”
 
-------------
 
整理好自己略显颓丧的心情,基诺来到预定发表演讲的场所。会场此时已人满为患,各路记者都已经到场。不过说起来,今天只是说了要召开记者招待会,对具体内容并无提及。基诺自己也因为心不在焉而忘记问朱雀主题了。
正在庆幸自己不用回答记者刁钻古怪的问题时,基诺突然发觉有可疑的人物。
 
那是一个穿着肮脏毛衣的中年男子,正在秩序井然的会场人群中悄悄向前移动。手中似乎还拿着什么……
 
是枪。
 
 
在自己意识到之前,运动神经已经先一步控制了基诺的身体,他从侧面穿过会场,以飞速冲向前台。
 
“你干什么!!”在那人抽出枪之前基诺赶得及抓住他近处的那只手。那人只是一愣然后又伸出另一只手基诺来不及抓住它然后就看着那只手在自己面前拿出枪对准台上正在准备的ZERO。子弹像是慢镜头似的从枪中射出,基诺可以清晰地看见它的轨迹却阻止不了它的前进。
 
“不!!!”基诺声嘶力竭地吼道。在台上的朱雀似乎透过嘈杂的人声听到了他的吼声,下意识地抬头然后看见了基诺这边纠缠着的状态。
 
一切都在一瞬间结束。
 
看到ZERO倒下,会场中的人群开始骚乱,基诺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台上人的反应,甚至忘了要跑上台查看他的情况。
 
然后ZERO在修乃泽尔的搀扶下站起来,身上有些许擦伤但并无大碍。子弹从身侧擦着过去,在朱雀抬起头的时候他稍稍向后退的举动救了他一命。
 
差一点……差一点他又将在自己面前消失……基诺握紧了拳头,不知该喜极而泣还是暴躁不已。
虽然努力去防范去注意,却仍旧无法避免如此恐怖的局面。死亡不可怕,但可怕的是自己心爱的人的死亡。这种感觉他曾体会过一次,现在失而复得,怎么可以让这种事再次发生?
 
然而面对这个世界,他的力量渺小得可怜。ZERO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所有的关注和恶意都由他承载,想要保护想要独占都是如此困难。今天的事情可以一再发生,然后一不小心,自己就会失去他。
 
“ZERO你这个骗子!!!阴谋家!!!”双手被限制了行动的男子对着ZERO叫道,“我们不需要你这样连面孔都不敢露出来的胆小鬼,你这个控制了世界的骗子!!”
 
“先把他带下去。”修乃泽尔皱眉。基诺走过来拉住ZERO:“今天先算了吧。”
“不,没关系,推迟半小时就行。”ZERO淡淡地说。
“你都受伤了!!不要再这样勉强自己了!这是今天非做不可的事么?!”基诺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说,“对我来说你比整个世界重要得多但你却是这个世界的!”
 
“抱歉基诺。”ZERO轻轻说,“把眼下的事情做完再谈这个吧。”
他慢慢推开了基诺,然后在娜娜莉关切的眼神和修乃泽尔的陪伴下到休息室做暂时的伤口处理。
基诺没有跟着进去。面对这种莫名的伤感,他不知所措。也许他这样性格的人从来就没有过也没想过有天自己会有这样难以言表的情感。他疲惫地缩起身子,把自己放置在台下的墙边,像醉汉一样瘫坐在地上。
半小时后ZERO准时出现,各方的记者都重新打起精神准备记录他的发言,顺便准备在自由提问时间问问对刚才暗杀的看法。
 
ZERO站在讲台上,面向台下。
“抱歉,因为刚才的一些插曲,发言不得不推迟了。”
 
基诺望着台上穿着深色披风戴着愚蠢面具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朱雀已经习惯在众人面前发言,也学会了政治化的口吻和措辞。他已经能够不需要修乃泽尔的稿件对着镜头侃侃而论,即兴做长达两小时的有关外交政策的演讲,出席各种不同性质的宴会并且回应或奉承者别人。这样的朱雀给他一种陌生的感觉。即便在自己面前他仍然那么不爱说话,仍然淳朴善良,但是基诺却一天一天的感觉到自己和朱雀的距离。如果说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朱雀,那么在这个旨在造出一个人人都能得到幸福的世界里,在众人面前戴上面具的人又是谁呢?别人得到幸福了,而朱雀呢?看着朱雀对外界维持着伪装的自己呢?
 
“……各位,今天邀请大家来到这里的目的,是宣布我的一个决定。那就是从今天起,我将退出政坛,从此不问政事。”
 
…………什么……?
台下霎时传来了巨大的声响,所有人都对这个消息表示惊讶。基诺呆了一下,然后集中精神来听ZERO的发言。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自从和平的时刻起,这个世界都在一天一天的变化。它在变的更美好,更和平。而这样的世界所需要的领导人,并不是我这样的。刚才的先生问的没错。对于一个和平而公正的世界而言,人们需要的、更容易记住的是有名有姓的领袖而非戴着假面的神秘领导。ZERO所适合的是一个混乱的世界,ZERO有能力把世界变得统一,却并不适合保护这个世界。”
 
无论是鲁鲁修还是我,都是如此。
 
“守护世界的,应该是一个有着博大胸襟的,善良的人。所以娜娜莉是最佳的人选。她对世界的热爱将会为这个新生的世界带来更多新鲜的血液。政治会变得单纯,欺骗和谎言会减少。这当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成,但确实在改变。这样的改变需要的是相互之间的信任,对待娜娜莉这样的领袖自然要比和戴着面具的一方来得更容易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关系。”
 
当然对于枢木朱雀本人,娜娜莉说的没错,欠别人的必当倾其所有去回报。现在,是时候还欠基诺的债了。
 
“所以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于今天退出政坛。谢谢大家。”
 
话语在这里戛然而止。基诺对着台上的ZERO目瞪口呆。ZERO则快速走下台阶,并朝基诺做了个“去后面”的手势。记者还来不及提出问题,他已经消失在幕后了。
 
 
---------------------
 
“所以说,你背着我决定要退出?”基诺问。前台响起了娜娜莉的声音。看来她和修乃泽尔也是知情者,被蒙在鼓里的只有自己一人。想到这里基诺就觉得受到了蒙蔽,不由得质问起朱雀来。
 
朱雀则笑着拿下了ZERO的面具,顺势把累赘的披风也一并抛在桌上。
“从今天起我就只是枢木朱雀了。”
 
基诺的脑袋迟了三秒才明白这句与自己的问话完全不搭界的话语的含义,结结巴巴地问:“难道这……这是……?”
 
“啊,这是你的生日礼物。”朱雀接着他的话说道,“从此以后我不再是ZERO,也不再会被世界所共享,所以……”
 
面对着基诺的注视他突然感到浑身不自在,而后才明白这是害羞,这样一来朱雀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最后几乎微不可闻。但是基诺通过他嘴唇的形状终于还是明白了整句话的意思。
“……所以说从今以后我是你一个人的…………”
 
低头把整句话说完的朱雀满脸通红地抬起头,发现基诺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于是急忙辩解。
“不、不是说我把自己送给你做生日礼物了、我也没有那么自恋以为自己可以做什么礼物……反正……”
 
话到最后被基诺的拥抱打断了。朱雀放弃般地停止了自我表达,反正无论自己的演讲口才有多么大的进步,一面对这个家伙就全部归零。
 
“谢谢你。”基诺凑到他耳边轻声说。
 
“哎?”
 
“这是我最喜欢的礼物了。”
 
 
 
-End-            
 
 
 
 

嘛,为儿婿准备的生日大礼,开始只有一张简陋到要死的草稿于是觉得不好意思干脆来写一个文吧反正雷不到自己嘛于是就这样这个东西产生了……
怎么样?有趣吧?(被打
各位觉得阿尼亚是橘子女儿这个设定怎么样?修乃泽尔与基诺互相看不顺眼这个事儿怎么样?
儿子把自己送给儿婿这个计划怎么样?(好像听见谁说这个计划很熟悉?
 
 
啊啦各位于是说这个诡异的文就是这么出来的请见谅吧……
于是接下来是和文一样简陋的草稿贺图……基诺我对不起你(趴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熱淚盈眶了……
好,好感動……N子你太GJ了……熱淚盈眶……
阿尼亚是橘子女儿这个设定超級GJ!
修乃泽尔与基诺互相看不顺眼这个事儿一向如此(挖鼻

忍住快要流出来的泪水却只是问了句:“……不生气了?”

“……那么你已经惩罚我一个月了。”
“……怎么觉得这惩罚对我自己的伤害更大些……”

我……看到這裡我真的淚目了……TvT好感動好感動好感動……這樣子的37太美好了……因為朱雀瞞著自己而生氣鬧彆扭故意不理他的兒婿GJ,被兒婿鬧彆扭開始不在意後來委屈得都快要哭了的兒子GJ,懲罰對方自己卻也被懲罰到了的基諾……太GJ了……

“……所以说从今以后我是你一个人的…………”
這是世界上最好的禮物了……朱雀……淚……
很不好意思地害羞地靦腆地說自己是基諾一個人的所有物的朱雀……你不可以這樣萌啊啊啊啊啊!!!!萌成了這個樣子的朱雀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寫出了這麼萌的朱雀這麼萌的37這麼萌的文章的N子平時居然不寫文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強烈要求N子你以後也每日都來一篇啊!口胡!你寫得太贊了啊!!捶桌!!!拍桌!!!掀桌!!!

基諾!生日快樂!快看你婆婆對你多好啊T T如果是我我也想要這麼一個婆婆啊(抽飛
基諾你太幸福了,你太幸福了……朱雀你也太幸福了……37太幸福了……我太幸福了……(此人已瘋不必理會)
兩根草 URL 2008/11/28(Fri)02:19:36 編集
Re:熱淚盈眶了……
……………………

被草的感想感动到说不出话来了……=3=

谢谢你这是第一次完整的一篇啊谢谢你没有踩死它而是给予它很好的成长土壤!!!!!跪……

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不过每日一篇就算了吧因为通过这次写文我更深切的体会到了写文的痛苦[隐藏]这种苦还是交给你了吧[/隐藏]

总、总而言之,谢谢观赏!
【2008/11/28 18:34 NIJII 】
無題
亲爱的写文辛苦了~~(含泪拍肩)
很甜很哈皮~~儿婿要是看到这文绝对会乐到内出血的...(捂脸)
贺图颜色很漂亮啊~儿婿我有点儿嫉妒你了~~
(话说看到你的字体了XDD~~)
沫沫糕 2008/11/28(Fri)21:44:31 編集
Re:無題
唔捂脸
那个字体请忽略啊啊啊啊
那是诡异的鼠标字体囧|||||||||||||
贺图什么的在我有绘图板之前都这样垃圾下去吧(揍……
【2008/11/28 21:54 NIJII 】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 ILLUSTRATION BY nyao *